Yahoo奇摩 Search

Yahoo奇摩 Search
查詢

中途失明者重建:我會勇往直前

沒有人能告訴我為什麼。我的眼前是一片徹底死寂的黑暗。我費盡力氣想找尋任何一個小光點,卻仍然什麼也沒有。看了許多醫生,我漸漸知道一件事:我的視神經萎縮,是醫學上還無法找到原因,也沒有治療方法的。

我永遠也來不及準備好

下樓梯對我而言,越來越困難。我不能確定,踏出去的下一步會不會踩空,所以我必須小心地扶著扶手。如果是在燈光昏暗的傍晚或雨天,情況就變得更為嚴重。我知道:我就要看不見了。那天,捷運車廂內擠滿準備跨年的興奮人群,但已與我無關。因為我與這片喧鬧隔絕,命運把我載往完全不同的方向去。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,可以在哪一站下車;更不知道,終點會有什麼樣的風景。
我終於決定向我服務的學校請長假。我獨自面對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改變。我開始越來越常碰到桌角、踢到椅子,甚至撞上房間的大門。有一次,我像往常一樣彎腰撿東西,左半臉卻整個重重打在電扇上面。那一刻,我的臉好痛好痛,然而比我的臉更痛的是我的心。我怎麼也沒想到:竟然,連這麼近的東西我也看不到。
那天夜裡,我盡可能地湊近兒子身邊,想看清他熟睡的小臉,但什麼也看不見。我再也看不見他圓滾滾可愛的模樣,也無法目睹他長大後變得多麼英俊瀟灑。世上所有的母親,都能在凝望著自己的孩子時感受到無比幸福,我卻不能。我抱著他哭,淚水都浸溼了他的衣服,但我不能吵醒他。我不要他知道他親愛的媽媽已經看不見,我希望他永遠像現在這麼純真與快樂,永遠不會因我而受苦。 照片:參訪輔具中心

決定走出憂鬱的低谷

每天,我的情緒都在崩潰邊緣。宛如一只不斷燜燒卻沒有洩壓閥的壓力鍋,隨時都可能爆炸。為了兒子,我決定以最快的速度重新站起,我積極地展開各種重建的學習。
一開始,最困難的就是行動。我的定向行動老師幫助了我,原覺得手杖有千斤重,但透過不斷練習,我漸漸能探測前方的障礙物、感覺地面的高低起伏;我開始拿手杖變出一個個精采的魔術,在熟悉的地方行動自如。
另一個讓我痛苦的是書寫與閱讀。曾經我可以捧著心愛的古典小說讀上三天三夜、在日記本裡寫下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心情、用手指指字教兒子背唐詩,但我被迫與這一切徹底分離。我撫摸書櫃裡上千本書籍,卻再也不知道它們是哪一本。我的電腦老師教導我全新的方法。漸漸地我學會用語音操作電腦,閉著眼睛打出一篇又一篇文章,或在網誌上和朋友分享心情。我開始用語音閱讀文學作品,把有聲書存在mp3裡聽。我發現我竟可以像以前一樣閱讀與寫作,心裡充滿了難以壓抑的狂喜。當世上的光亮與我揮手道別,我很幸運地遇見這些天使。他們帶領我走出黑暗迷宮。一天,兒子對我說:「媽媽,你是最有才華的人。」我問他為什麼?他說:「因為你能做許多一般人以為你做不到的事。」
照片:有聲書學會製作DAISY書籍

準備重返大聯盟

100年7月30日,王建民在因腳傷休息兩年以後,重返美國職棒大聯盟。我難掩心中的興奮與激動。一年前,我也和他一樣,開始放人生的長假。他心裡的痛苦與煎熬,我完全感同身受。所以,他重回大聯盟對我而言是莫大的激勵與鼓舞。
我寫了一封信給校長和所有同事,告訴他們一年來的狀況,還有我準備回去上班。我也告訴他們為了重新熟悉工作環境,我將會回學校學習定向行動。在這校園,我已經教了十年的書,一景一物、一草一木,原都是我再熟悉不過的,但我必須以全新的方式面對它。出乎我意料的是,當我走在校園裡,好多同事主動向我打招呼。他們有的關心我的狀況,有的語帶哽咽地為我加油,有的給我一個溫暖而熱情的擁抱。我很感動,原來,只要踏出了第一步,一切就不是那麼困難。我收下所有鼓勵與祝福,把它化為繼續前進的動力。
現在,我重回工作崗位,開始構思如何透過電腦的輔助進行教學,如何克服視力限制來指導學生。我知道勢必會面臨許多困難與挑戰,但我會以全新的面貌站在講台上,向學生展現遇到挫折也不被打倒的勇氣、還有我對國文教學工作的熱情。
照片:重回校園熟悉環境
本篇摘自有聲書學會出版【黑暗的盡頭是愛—中途失明者及其家庭支持手冊】

協助中途視障者重建

發佈日期:2013/09/27
目標金額:150,000|已募集:19,960|尙缺:130,040

教導視障者螢幕報讀軟體,讓他們學習電腦後重新獲得上網、閱讀與書寫的能力。並協助他們連結資源,結合輔具中心、定向老師的訓練,中途失明視障者將能留在原職場。

捐款達成率

13%
目標金額:150,000
已捐金額:19,960
尙  缺:130,040
捐款筆數:51
*僅計入Yahoo金額,若有出入,請以公益團體為主

專案聯絡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