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hoo奇摩 Search

Yahoo奇摩 Search
查詢

白手杖的光明

詹秀惠教授自小罹患罕見的視網膜色素變性(RP),十四歲時,醫生就向她宣告:「這種病無藥可醫,大概五十歲就會失明。」她沒有被疾病打倒,她成功獲得博士學位,在大學教書,造福莘莘學子,退休後更投身公益,努力為視障者謀福利!

從小即遭宣判無藥可醫

我出生就罹患先天性色素性視網膜變性症,西方醫界認為這是RP因子引病的,簡稱為RP。黑暗中看不見,強光下白茫一片。十四歲時,台大眼醫對我父親說:「這孩子的眼病,是先天帶來的,無藥可醫,大概五十歲就會失明。」

四十歲以前,雖然黑暗中、強光下不能見物,視野也狹窄,但是只要亮度夠,視力還不錯,可讀書、寫字、自由活動,也可接受常規教育。四十歲以後,加速惡化。一九八六年,聽說美國波士頓有家醫院能治這種眼疾,於是大妹帶我飛到紐澤西小妹家。由小妹夫開車,大妹陪同,前往波士頓。經過兩天密集檢查,第二天晚上,白人醫生要我們到診查室,大妹牽著我進去,小妹夫為我翻譯。白人醫生說:「妳的左眼,在幾年內將惡化和右眼一樣,只剩光覺。只有光覺,不是看得見,已經是個瞎子。妳已經是個瞎子,妳要學著獨立生活,妳要拿手杖自己走路。」

滿腔希望,轉瞬破滅,如天雷地動,我身心震撼淒苦。回到小妹家,一夜失眠,隔日我託小妹買支手杖。就這樣,這隻白手杖跟著我飛回台灣。

突受歧視,崩潰痛哭

十四年來我卻沒有機會用到它。在大學教書,環境熟悉,還可勉強來來去去。有一次,我猛一想起,早上匆匆忙忙,竟忘了帶便當。我拿起手杖,左手拍一下杖身說:「現在起,你可要正大光明、勇敢平安的帶我走上馬路了!」

巷子靜悄悄的,沒有車聲,也沒有人聲。我曾細數過,由二樓到四樓,共需要一百四十步。我一面用手杖拍打著停在路邊的車身,一面默數著步伐,沿著右邊往巷口走。

當數到九十二步時,我聽到巷尾傳來車子的引擎聲,我的手杖立刻往右探,還好,才走一步,便探到兩車身間的空處,躲了進去。車子很快駛過身旁。引擎聲靜止了,有人開車門出來,他以台語指揮駕駛停車。我很高興的移了出來,我搖著手杖前行,並默默唸著步數,忽然我聽到那位指揮車子停靠的男人,用台語對那駕駛說:「好加在,給那個青目掃到,一定加衰!」

那位駕駛沒回話,我聽到二人的腳步聲走向左側的公寓,鐵門碰的一聲關上了。我的腦門被轟了一拳,「給那個青目掃到,一定加衰!」響徹我滿腦、滿心、滿身。這是什麼話?他怎麼可以這麼說?我沒有擋住車道啊!我還靜靜的等他們的車子停好,才走到馬路的啊!為什麼他要這樣損我?

善心導引,重返光明

忽然左前方高樓上,傳來男人喊「還沒到!再往前一個車身就到了!」我安全地到達四樓玄關前,當我走進家門,竟按捺不住放聲大哭。 30多年後,我已近耳順之年,竟又再度為眼疾而放聲大哭。今午我勇敢的走在馬路上,要實踐白人醫生所說「你要拿手杖自己走路」的教示,竟遭受如此的挫敗!「為什麼一個明眼人可以這樣殘酷地糟蹋視障者?

我放肆的哭泣著,滾滾的淚珠掉落在我的手上,沾濕了我的手杖。不知那位導引我的先生是否看見?耳邊彷彿又響起他的導引話語,不覺羞慚了起來。這位先生和我素昧平生,我才搬來一個月,他一定很細心地觀察到我視力不便,今天才導引我回家。這導引的能量,不就出於光明的大愛嗎?我真白癡!竟沉陷在無情的黑暗深淵,而無法洞見到大愛的光明洪流!

我止住哭,從口袋掏出了手帕,擦乾被沾濕的手杖,讓剩餘的淚水滾落,洗卻我一路上沾惹的塵埃。 我滿心歡喜,讓白手杖直挺挺的靠立在明亮的大門邊,當我要出門時,可以隨手握住它。

◎每捐款500元,可以創造一個就業機會,本會雇用視障電腦講師,教導視障學生,學習一小時語音電腦課程。
◎每捐款1000元,除了兩小時的電腦課程,還可贈送視障生一片DAISY有聲書。

視障者語音電腦教學

發佈日期:2014/05/06
目標金額:150,000|已募集:20,650|尙缺:129,350

◎每捐款500元,可以創造一個就業機會,本會雇用視障電腦講師,教導視障學生,學習一小時語音電腦課程。 ◎每捐款1000元,除了兩小時的電腦課程,還可贈送視障生一片DAISY有聲書。

捐款達成率

13%
目標金額:150,000
已捐金額:20,650
尙  缺:129,350
捐款筆數:13
*僅計入Yahoo金額,若有出入,請以公益團體為主

專案聯絡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