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hoo奇摩 Search

Yahoo奇摩 Search
查詢
分享

「活不下去了!」唇裂童亟需搶救

「死了…就能解脫吧?」拉爵從小遭人譏笑,以為長大能好轉,誰知出社會更殘酷…所幸藉基金會協助,才重返光明幫助其他孩子,您的資助也能讓愛延續!

這個世界不屬於我

拉爵五歲時,接受第一次唇裂、顎裂修補手術,當時的手術是由某個唇顎裂義診團舉辦的。但手術成果不如預期,修補後的顎裂傷口產生瘺管(Fistula),再加上說話上的困難,使得拉爵從小就成為親友、鄰居、同學間的笑柄。「我希望死了一了百了,這樣比痛苦地活在被社會拒絕下來得好。」拉爵每天面對旁人的冷嘲熱諷,「死」似乎可以就此解脫。「我從小學開始,就遭到同學間的霸凌、嘲笑,身邊除了父母外,大家都看不起我。我覺得活在一個充滿著陌生人的世界,我不曉得誰可以信任,我只曉得看到我的人,一定會取笑我。青少年時期被取了個綽號,叫『蠢蛋』」。

後來,拉爵發現,專注於課業學習能幫助他暫時忘卻學校霸凌。同時,拉爵也不斷地鼓勵自己,再撐幾年,畢業後,這一切也都將過去;然而,拉爵萬萬沒有想到,畢業後所面對的世界更競爭、更殘酷。

遇見NCFPI 宛如從死裡復活

拉爵失敗的顎裂手術,讓拉爵不敢再動手術。經過母親的極力說服,拉爵終於肯參加義診。這次義診是由菲律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(以下簡稱「NCFPI」)舉辦的,在聽取義診團醫師說明後,拉爵燃起了一線希望。
2007年10月,拉爵終於接受了第二次顎裂修補手術,手術進行得相當順利,但拉爵說話仍有困難。經過語言治療師診斷為顎咽閉合不全,所以拉爵在2008年5月做了第三次修補手術。並在2009年4月,由羅慧夫醫師和NCFPI團隊聯手合作,為拉爵執行唇鼻重整手術。
「在NCFPI有許多唇顎裂患者,我們就像家人一樣;和他們在一起感覺充滿希望;因此,2008年,我決定加入NCFPI」。同為唇顎裂患者,拉爵深知唇顎裂患者的處境,他希望分享自身經歷,幫助那些正處他過去痛苦的唇顎裂患者。

希望不要再有唇顎裂小孩跟我一樣

「與其他先天性疾病相比,唇顎裂是較好治癒的;若及早處理,是可以恢復得與常人無異。不像我,錯過了黃金時期治療時間。我之所以這麼說,是因為我在NCFPI服務的七年中,遇到許多和我類似狀況的患者,因為及時治療,恢復狀況都相當良好。我也不曉得我第一次手術為何失敗,但我知道唇顎裂治療不是一次性,必須透過長期的追蹤。」拉爵感慨地說道。

「現在,我明白以成立醫療團隊為目的和一次性義診,這兩個服務方案的差別為何。後者,醫療團隊多數是為了完成單次性的義診為目的,他們來了,動完手術就走人,並沒有所謂的後續追蹤。我們並不能說這類服務方案不好,若是手術品質都達到水準。但是,以我為例,在顎裂手術後,傷口仍有洞或長出瘺管。當時我的父母不曉得如何處理這個問題,我們曾到醫院尋求協助,發現於事無補,他們只會要我們去找當初開刀的醫師。我心想,要是我家有錢的話,我的父母應該會帶我去醫院而不是參加一次性義診,至少醫院可提供持續性追蹤。」拉爵補充說道,並強調「術後追蹤」的重要性。

為了不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劇重演,拉爵從2015年7月開始,發動馬拉松倡議活動,利用其臉書成為集資募款平台,為需要的唇顎裂患者籌募教育基金。

收起內容活動網址:無
  • 捐款需求

認養一年 單筆捐款8400元

發佈日期:2016/11/23
目標金額:150,000|已募集:2,100|尙缺:147,900

認養海外貧困唇顎裂患童,追蹤17年,持續守護病患,也培訓醫療人員,讓當地人幫助當地人。 單筆捐款滿8400元,贈送羅慧夫爺爺Q版公仔乙個(單筆捐款不累計,數量有限送完為止)

捐款達成率

1%

單筆捐款滿500元 贈送乙只行李吊牌

發佈日期:2016/11/23
目標金額:50,000|已募集:11,700|尙缺:38,300

資助海外義診手術,修復貧困患者生命裂痕。 單筆捐款滿500元 贈送乙只行李吊牌(單筆捐款不累計,數量有限送完為止)

捐款達成率

23%

不限金額 僅捐款不要感謝禮

發佈日期:2016/11/23
目標金額:100,000|已募集:39,803|尙缺:60,197

募款用途包括: ●營養品提供 ●患者至醫院交通費補助 ●醫療費用補助 ●家長支持團體 ●心理社會適應服務 ●衛教宣導課程 ●種子醫療人員培訓 ●醫療器材設備費用 ●義診手術

捐款達成率

39%
目標金額:300,000
已捐金額:53,603
尙  缺:246,397
捐款筆數:82
*僅計入Yahoo金額,若有出入,請以公益團體為主

專案聯絡人